字数:3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  回到卧室,拉上纱帘,她把衬衫脱了下来,解开闷热的奶罩,用手巾擦拭了一下湿漉漉的胸部,汗水乳汁混合在了一起,让她好不难受。一会儿还要奶孩子,这乳罩,索性就不再穿了,又把短裙一块脱掉放到了床角。  感觉好了一些,不是那么热了,她把那件丝质睡裙换了上来,随即又走了出来,冲着公公问道。「孩子喂过了没有」,魏喜端坐在皮质墩子上,自顾自的给孩子扇着风。随口说道。「恩,刚才吃了一点,你看看,要不要再喂喂」。  撩着秀发的离夏漫步走了过来,看着儿子老实的在车中玩耍,俯身低了下去,嘴里念叨着。「哦,来吧,找妈妈来,恩,你给他手上套上了小袜子之后,再也没见他脸上的手指印了。」。  这就是魏喜的心细之处,没套小袜子之前,孩子的手总是在小脸上抓来抓去的,他想到了给孩子手上套一双薄薄的小袜子,这样孩子随便怎么闹,脸上也不会有伤痕了。他这么做,也让儿子和儿媳妇长了见识。  端坐在墩子上的魏喜。抬头看到的是儿媳妇俯身下来,解开了婴儿床的束缚,抱起孩子,那丝质睡衣内赤裸裸的。没有遮掩的乳房。似锥形般傲耸着。又好似球形般倒扣在胸前,透过睡衣敞开的领口,就那样清晰的悬挂在魏喜的眼前,映入了他的眼帘。没有任何约束的两个巨大的轮廓,微微的颤抖着。更为令人动心的是,肉色的乳头处。竟然润湿着,那,那是女人乳房分泌的乳汁啊。  魏喜真的被眼前的情景给震撼住了,他脑海中如过电般,虽然前几次也看到了儿媳妇的乳房甚至乳头,可那也是无心之中看到的,不像现在里的这么近。离夏的睡衣又很薄。几乎都看的很清楚了。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视觉冲击,那暗肉色的乳晕再次透过吊带润湿着透了过来,还有那激起的暗粉色凸点,老爷子直勾勾的愣住了,扇子也忘记了摇动。  离夏猛一抬头。看到公公那个直愣愣的傻样子,那痴迷的眼神盯着的地方,离夏怎能不知道公公正在注视的地方,被公公盯的有些不好意思,离夏娇嗔着。「爸,你再看那里呢。你怎么那样看儿媳妇啊。嘻嘻。真不害羞。」,离夏有些开玩笑的说完,脸上竟然挂起了娇羞的笑意。那笑靥如花般的粉嫩脸蛋上。不期然的冒出了两片桃花,那粉嫩越发的透亮。  「哦,哦,你看我,呵呵。」魏喜搔了搔头,被儿媳妇戳中了的他。不好意思的错过了身子,那起身离开的一瞬间,离夏发现了一些问题,那就是公公的下身竟然勃起了,那是男人受到刺激之后。不受控制的表现,眼前的这个老男人转身走到了沙发旁边,跷起了二郎腿。好把那个硬硬的东西掩盖起来。  眼珠一错,离夏有意逗起了公公。「爸啊,怎么我一过来你就走了,真是的。又没说不让你看。嘻嘻。想看就看看吧。」,说着,抱起了孩子就靠了过去,紧挨着老人身边坐了下来。「爸啊,你看我这么热,你还不给我扇扇风啊。」。  离夏故意这样,她觉得逗一个老人很好玩,尤其是看到老人窘迫的样子,她低着头打开了睡衣的纽襻,轻轻托起自己肥白的大奶子。引着孩子来到了身边。一边奶着孩子,一边时不时扫着公公那大腿根部,  因为公公的腿是翘着盘着二郎腿,所以也看不到那里面有多大变化,魏喜本来以为自己坐到沙发上就可以稍微躲避一下,哪知道儿媳妇竟然追了过来,他有些困难的夹紧了双腿,听到她的呼唤之后,拿着扇子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着儿媳妇的后背扇了起来。  「爸,你扇哪里呢?嘻嘻。不是要你扇后背。是要你扇前面。是前面热。」离夏低声哼哼着。  老人转过头看了看,看见儿媳妇正半敞着怀。露着白白的乳房给孩子喂奶。自己要是给他扇风。敞开的衣襟一起一落的。会是什么样的景象呀。他又只好对着离夏前面抱着的孩子轻轻的扇起来。离夏还是不依不饶。爸。不是让你给孩子扇。是给我扇。此时。被自己儿媳妇逗弄的有些不知所措的魏喜。迷迷糊糊的看着儿媳妇有些羞红的脸,问道。「那你要扇哪里啊。」。  「给我扇扇头发啊,那里都出汗了。」离夏撅着嘴。  听到儿媳妇这么一说,还真是硬了那句老话。「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魏喜还就受不得儿媳妇撅嘴,他偷偷看了看那撅着的。微微透着水润的肉色嘴唇,他也知道,儿媳妇平日里爱化妆,那肯定是涂了唇彩的。亮晶晶的小嘴,粉嘟嘟的如同婴儿般细腻的脸蛋上,那一抹红唇,俏生生的撅着,魏喜再次侧过了脸,不敢观望。  魏喜压抑着自己的情感,压抑着呼吸,但明显起伏的胸口出卖了他,他也只能是自欺欺人般的扇着扇子,眼神有些游离,不敢正视儿媳妇。可又忍不住偷偷的看着儿媳妇的胸前。惹得离夏想笑又不敢笑。  幸好孙子又一次的帮助了他,吃饱了肚子的诚诚也老实了,竟然睡着了。。  不安的魏喜算是把心放了下来,随着孙子的入睡,魏喜总算把扇子抽了回来。  儿媳妇把孩子轻轻的哄着了之后,放到旁边的小车中,然后又坐回了沙发上,很是随意的把腿放到了沙发的垫子上,然后捏着自己的脚,嘴里还不时的喘着粗气。嘟哝着。「这么热,要人命了不是,上午忙碌了小半天呢,腿都有些直了。」。  魏喜撇过头看了一眼儿媳妇,只见她双腿并拢端坐在沙发上对着自己,两只嫩白的小手。轻轻揉着泛着肉光的小腿,那绷直了的小脚丫。朝着他伸着,几乎都快碰到他的大胯了。魏喜看到儿媳妇那饱满的脚指肚,暖玉一般的肤质,圆润而排列整齐的并拢在一起,透着肉色的亮光,隐隐还传来了淡淡的皮草味道和女人的汗液。老人端了端身子,朝着另一个方向错了错,刚才看的时候,他甚至看到了儿媳妇的脚趾甲上面的玫瑰色,很是鲜艳。  这且不说,那微微前探的身子,悬挂于胸前的物事,又是那样的晃荡着。扰的他心乱如麻。  「长期坐在办公室里,腿部和腰部得不到舒展,会不会有些静脉曲张,平时要多走动走动。」魏喜艰难的吐了一句。  「恩,可不是吗。」离夏稍适揉捏了一阵说道,她抬头时,发现公公不好意思的转过了头,尤其是看到公公那有些游离着的窘样,随口呼喝了一句「爸,你要不要给我揉揉腿肚子,我感觉有点紧紧巴巴的。」,这么一句挂着试探,又似玩笑的话,一说出来,魏喜急忙摆了摆手,「我这粗手粗脚的,别弄破了你的袜子吧。」,听到公公这么说,把离夏给逗笑了,她不再理会老人,随意的摆了摆自己的大腿。放松了一下,然后站了起来,走进了卧室。  总算把儿媳妇盼走了,老爷子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这才放下了那盘着的腿,嗖的一下,得到释放后,裤裆里的棍子就支起了帐篷,老人咧着嘴看着自己的下身,心理嘀咕着。「你就不能不仰头啊,可把我害苦了。」,轻轻的安抚着那无法静心的裤裆,深吸浅吸也无济于事。正自苦恼间,那边却又传来了儿媳妇的声音。  「爸,这么热的天,你还不冲个澡?我也想洗洗了。」儿媳妇走出房门时说道,这话说的有些紊乱不清的,是让公公洗。还是离夏自己洗。或者两个人一起洗。让公公有些摸不着头脑。「哦,不要了,不要了,你去洗吧。」魏喜急忙摆了摆手说道,然后,看着儿媳妇哼哼唧唧的就走进了浴室。  随着紧闭的一声关门声儿,魏喜那压抑着的心思稍稍放缓,可裤裆里的玩意。却还在无奈的顶着布头。骇的他紧张兮兮的,站起身在客厅里来回踱着步子,走了两圈之后,他一手遮掩着下体,一手伸到了短裤的口袋中,寻来了烟,然后朝着阳台走去。  那一根烟,竟然比平时抽的还要快。掐灭烟头时,浴室的门传来了打开的声音。  听到门声,魏喜习惯性的望了过去,只见浴室的门打开了一个口子,儿媳妇探出了头。有些慵懒又有些随意的说道。「爸,明天上午你把孩子的芥子洗了吧,恩,今天上午有些忙,我有点累了。」。  浴室的门开的似乎有些大,离夏上半身的一侧都露了出来,女人白花花的身子此刻就摆在那里,那生养过孩子的乳房此刻挂着水珠儿,沉甸甸肉呼呼肥嘟嘟的挺拔峭立,略显暗色的乳头很合比例的挂在乳峰上,如出水的荷花般,圣洁中透着母性的光辉,把个魏喜直勾勾的晾在了那里,他满脸通红。却又不错眼珠儿的忍不住的盯着那白花花的物事,不等魏喜说话,儿媳妇就又缩回了头,弄的他本来已经冷静下来的下体,越发的不自在起来。甚至比刚才更硬了。……  回头看了看孩子,还在安静的睡着,魏喜把婴儿车重新检查一番,然后把小车推进了主卧,他啷当着下体奔回到自己的卧室。  靠在床头,他闭上双眼,脑海中还是儿媳那睡裙中的乱颤,那沙发上慵散的揉着双腿的模样,弓着身子前探着把个双花妙趣垂在胸前,那浴室房门打开的瞬间,侵着水珠,柔美鲜艳的胴体,精精妙手间托着的珍惜夜明珠,颤抖异常。  一幕幕像过电影一样都出现在魏喜的脑子里。让他兴奋。又让他激动。  这一回,他的脑海中的女人,不再是电视剧中涨奶的女人了,那模糊的人影也越来越清晰,最后竟然全部变成了儿媳妇。这种实实在在的亲身经历,让魏喜浑身颤抖起来,刚才儿媳妇光着身子。拉开了浴室的门。是在诚心勾引他么。他的心理十分复杂、懊恼种种不一的心情。扰的他不知所措。  闭上眼睛也睡不着觉,炎热的夏天扰的心理乱糟糟的,翻来覆去的在床上,不知道何时进入的梦乡,迷糊中感觉有人推着自己的肩膀,老人睡觉轻,一下子起身,看到了儿媳妇就站在自己身旁,她已然换回自己的工作装,准备要走的样子。  只听得儿媳妇说道。「宝宝还在睡觉,爸,我去上班了,我把奶放到了冰箱里,宝宝饿了的话,你给他热热就好了。」,说完转身上班去了。  待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