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最倒霉的事有谁能定义?不错,的确没法定义。

可在一个人一生中总该有对倒霉的事的记忆吧,或许程度不同。

我觉得我的倒霉事情就是前年秋天的那件事了。

我三年前毕业於一所财经大学,在H省D市的一家贸易公司做财务工作,我有水平,很快得到了领导的重用;我人很漂亮,1。71米的个头,42?24?44厘米的三围;有着明星般的身材和相貌,说真的,大学的时候同学都说我是西方女人的身材,东方女人的脸。

也许因为这样的条件,我身边的男人尽管很多都喜欢多看我一眼或者找个借口多说一句话,可我却没有对任何一个男人感到过一点兴趣。

所以毕业三年也没交男朋友。

我很天真,对事情想得都很理想化,所以才发生了去年秋天的事情。

那是去年10月18号,早上上班後,我去了一家银行把公司职员保险单核对完後,顺便取出我的一万元现金准备这个晴天生活之用。

我办完事情走出银行,由於银行已经有暖气开放了,突然出来感觉到有点天凉。

也难怪了,我今天出来的匆忙,所以只穿了件花南韩低胸紧身衫和一条红色一步皮裙,一双黑色高筒高跟皮靴,外面穿了一件花色半截风衣,这在东北不冷才怪呢?我赶紧叫了一辆的士钻了进去,很快回到了公司停车场,我下了车刚走没几步,突然一辆黑色面包车猛然停在我面前,在我还没反映过来是怎麽回事的时候,从车上下来三个蒙面大汉,不容分说把我拖进车里,然後一溜烟地开走了。

我被塞进了彻底後座上,被两个蒙面大汉家在中间,拉我上车的三个大汉坐在前排,司机旁边还有一个很气派的家夥,戴着墨镜没戴面具,加上司机一共有7个人了,我的心跳加快了速度,不过还是发抖地问了声:「你们要干什麽?」

在我右边的家夥冷冷的说到:「干什麽?一会几就知道了。」

我开始害怕了,害怕的事情好多在脑海里出现:抢劫,绑架,伤害,杀害,强奸。

啊!不!不会被轮奸吧?我的妈呀!看这些人的样子我预感到不妙,於是我开始挣扎喊叫:「放我下去,!!」

可刚喊两声嘴就被用东西堵住了,挣扎了几下手就被牢牢地抓住了,动不得喊不得。只有一个劲的:「呜!喔!」个不停。

大约走了40多分钟吧,车子才停下来,我又被两个大汉架下车原来是一个荒郊野外的场所,只有一座不大的破房子,连门窗都没有,周围只有荒草,芦苇,连公路的影子都看不到了。

我被架到破房子里又普通一声被推到草低上,一个家夥把我的手提袋递给了哪个不带面具的家夥说到:「大哥,你看看这个妞的包里有什麽?鼓鼓的呢。」

哪个被叫做大哥的打开包,看到一万多快钱和手机,存折等物品後说到:「哈哈,兄弟们,果然不错,他是取钱了,不过还不到两万块,存折还不能用这个妞的确不错,算是一举两得吧,哈哈!」

我现在明白了,是被跟踪了,我企求地说到:「各位大哥,放了我吧,我不要我的钱了,什麽都给你们,我回去再给你们取一些钱也可以的。」

那个大哥又说话了:「放了你可以,不过你既然说什麽都给我们,可不要反悔啊!」我赶紧说到:「不反悔,不反悔!」

那个大哥继续说道:「既然什麽都给我们了,那我们哥几个窠就不客气了,我先来了,一会兄弟们你们也来干她呀!啊!哈哈!」我才知道我说错了。

嗨!就算是不说错恐怕也难逃魔掌啊。

我开始挣扎起来,再次喊叫起来,可怎麽也敌得过几个大汉的力量啊,风衣被扒掉了扔在一边,裙子被扯坏了拉链,最可怜的是上衣了,由於是紧身低胸的,竟然被扯烂了,没几下我就被剥了个精光。

我用手护住丰满的乳房,手被很快拿开,我双腿禁闭着想护住下体,可马上被捭开,现在的我成大字形状被按在地上。

那个大哥蹲下来用手摸了摸我的下体,说到:「啊!很新鲜的嘛,你别说你还处女呀,现在处女很少见了。」

我赶紧说:「大哥,求求你放了我吧,我真是处女。」

大哥听了大笑起来:「哈哈,真的吗?那我可要尝一下了你这个既漂亮又丰满性感的处女美人了,哈哈哈!」在场的人都淫笑起来。

大哥先脱了衣服光溜溜地站在我面前,很结实的身体,他下体的那个是什麽呀?一个长着乌龟脑袋的大棒子,有一尺长吧5厘米粗吧,下面还有一个肉口袋,晃来晃去的,难道这个东西就是让女孩子怀孕的工具吗?怎麽用它呀?我当时怎麽也不明白,一个23岁的我,从来不和同学,同事谈论男女之间的事情的我哪里知道那东西的用法呀?可是我还是害怕被那东西弄怀孕呀,我大叫起来:「不要啊,我不要怀孕!」

这一喊换来了一阵大笑:「哈哈!还处女呢,都知道怕怀孕了,一会我们哥几个轮番让你怀孕,哈哈!」

我奋力挣扎着,喊叫着,可还是无济於事,大哥先用手摸了摸我乾燥的下体,然後趴在我身上和我的胸部紧密接触到一起,我浑身一颤,从来没和男人接触过的我,突然感到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处於害羞,我把头转到一边,不赶看大哥的脸,谁知大哥马上把我的脸搬过来,并把嘴放到了我的嘴上,妈呀!这不是电影里演的接吻镜头吗,我脸羞的通红想躲开,是不可能的了,以为大哥双手抱着我的脸呢,大哥的舌头这时候在舔我的嘴唇,并很快把我的双唇分开舔我雪白的牙齿,我紧咬牙关,因为大哥的舌头在用力分开我的牙齿,最後还是被分开我只是一个劲的「喔!喔!」的。

大哥的舌头在我的口腔里来回搅拌着,有时还和我的舌头缠在一起,大哥的口水流进了我的嘴里,我开始感觉恶心,可後来却感觉有一种特殊的味道,好像还很喜欢?我不再躲避了,只是两腿还在无力的蹬动着,大哥这是开始用手揉搓我的丰乳,揉的我浑身痒痒的我忍不住哼哼起来,大哥笑了,哈哈!小骚比,发情了吧,等会我们好好让你舒服舒服!大哥的舌头真够厉害的,把我的乳头舔的麻麻的,把我的阴唇舔的酸酸的,痒痒的,我浑身感到极大的空虚,瞬间想得到充实,感觉下体好像有什麽东西在爬,一直爬到了我的身体里,而且有什麽东西从我的身体里往外流淌着,现在我知道了,我我分泌的淫液。

此时我身体里好想用什麽东西止痒,我大声喘着粗气,胸部上下起伏,下身不断扭动,嘴里不断发出大声的呻吟:「哦!…啊!!!!……噢!……恩!…」谁知越叫越难受,越难受越叫:「啊!…噢!…噢!…!!…」。「大哥,你看她不行了,快点肏她吧。

听到着句话,我才想到:「难道肏就能止痒吗?」

我下体开始剧烈的扭动起来,水也更多的向外流着。

大哥看我的样子感觉是时候了吧,说了声:「小骚屄,大哥先来给你止痒了。」

说着,他趴在在我身上,手里好像在摆弄什麽东西,不一会,我感到我的下体部位好像接触到了一个圆圆的东西,并且好像进入到我体内一点就不动了。

大哥说到:「兄弟们,这个小妞真是处女,处女膜挡着大哥的几吧肏不进去了,哈!」

大哥渐渐的开始用力了,我突然感到下体一阵剧痛:「啊!…不…要!…,好…痛!」眼泪夺眶而出。

大哥哪里肯听,继续用力,我感觉一根硬棒插进了我的身体里,疼得我几乎昏死过去,我大叫一声:啊!……,就开始扭动起来,大哥开始在我的身上起伏运动了,硬棒也在我体内出出进进起来,随着这种运动,我渐渐感觉一阵麻,酸,痒。而且越扭越有这种感觉。

旁边有几个人喊道:「大哥加油啊,她兴奋了,使劲肏她!」

我开始还是在心里喊着:「对…肏吧…就这样草……」。

谁知竟不自禁的喊出声来:「啊!…大哥!…好…大哥…肏…吧…很点…肏…,用…力肏…,深…点肏…,哦!…啊!……喔!…噢!!!!……」。

「大哥,她出血了!一个小弟喊到,果然是处女呀!哈哈!」

大哥听了更家疯狂的肏了起来,我也快感连连,感觉一股激流狂喷而出,流到体外。

大哥大约肏了40多分钟,我感觉他身体僵硬起来体内的硬棒也更加硬朗,突然他身子向後一仰,大叫一声:啊!身体开始颤抖,我体内的硬棒也开始颤抖,很有劲,我不知道是怎麽回事,有个小弟说了:「大哥真厉害,射精了,射在她比里了,舒不舒服啊?一会…你们…就…知道…了,这麽紧…的小…比…能…不…舒服吗?」。

原来现在我明白的肏屄就是要把精液射进女人的屄里呀?别说,那种冲击子宫的感觉真是爽翻天了。

大哥把淌者着红白粘液的几吧拔出来的时候我感到极大的空虚和失落:「不要啊…快给…我…别…出来!哦!…啊!…」我叫着,一个家夥马上过来把我反转过来让跪伏在地上,他从後面肏了我又把精液射了进来,他刚下去,两个家夥一前以後肏了我,嘴里还被塞进一个几吧,然後又把精液射进我的屄里,就这样,从10点多到晚上8点多,他们反覆肏我,射我,我不知射了多少次,现在我知道了,那是女人特有的高潮,很舒服是的。

我记不清他们每人肏了我几次,反正我浑身瘫软,不能动弹了。

看到天黑了,他们把我拉到路边扔下车,跑掉了,可气!我连钱都没有了,我往哪里走啊?没办法,我只有顺着大路向前走了好久,我只穿着裙子和风衣,上衣被撕碎了,还能要吗?我看到了前面的灯光!好想前面有救星了,我不顾一切跑过去,是一座城市我走着面罩个派出所报案去!我只有一个念头!我太委屈了!真的找到了一个公安局。

我冲了进去:报案!也忘了我上身赤裸,开门是风衣敞开,一对丰满白嫩的乳房全都展现给了值班民警,一个不到30岁的警察面前。

警察一楞神,我才明白,赶紧用风衣裹住身体说道:「警察同志,我报案…」。就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不只过了多久,我醒了,躺在一张床上,身上盖着被单有5个警察围在周围,我赶紧坐了起来,却发现我光着上身,一个警察给我一件警服让我穿上,让我说明情况後,一个年龄较大的警察说道:「这麽一个漂亮年轻女孩竟然被白白糟蹋了,可惜呀。大家说怎麽办啊?」

「科长,你说怎麽办吧?

我看呀,别人能做的,我们为什麽不能做呀?!

说着话,他先开始脱衣服了,其他人也开始脱衣服了,很快都脱光了衣服。

我不明白,人民警察呀!你们怎麽和畜生一样啊?我被抱到了办公桌上,科长不容分说先肏了我,不说了,其他人又同样肏了我,不知道怎麽了,5点多时候,又来了七八个警察,同样…都是畜生!不知道是什麽时候,他们把我穿好衣服,蒙上眼睛,用车把我拉到很员的一个地方,扔下车不管了。

我这件事永远也不会理解,永远也不会忘记,永远感到痛恨。

恨那几个劫匪,更恨那些警察!